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675853金沙
当前位置:首页 > 675853金沙

675853金沙: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册

时间:2017/12/9 15:17:02  作者:  来源:  浏览:0  评论:0
内容摘要:中上:马庭禄在家中收听广播;中下:马庭禄用放大镜查看自己参加南京大屠杀71周年纪念日活动的照片;左上:马庭禄和老伴在家中合影:左中:患有眼疾的马庭禄用放大镜看老照片;左下:马庭禄在秦淮河边散步;右上:马庭禄从南京一处明城墙边经过;右中:马庭禄在街心公园与熟人聊天(2017年5月2...
中上:马庭禄在家中收听广播;中下:马庭禄用放大镜查看自己参加南京大屠杀71周年纪念日活动的照片;左上:马庭禄和老伴在家中合影:左中:患有眼疾的马庭禄用放大镜看老照片;左下:马庭禄在秦淮河边散步;右上:马庭禄从南京一处明城墙边经过;右中:马庭禄在街心公园与熟人聊天(2017年5月26日摄)。右下:马庭禄(右)和同样是幸存者的弟弟马庭宝在一起翻看老照片(2017年7月12日摄)。 马庭禄,1934年3月4日生,当时家住南京七家湾。日本兵进城时,马庭禄和祖母、伯父、父母、舅公、二姑爹、弟弟马庭宝一起逃进难民区避难。他亲眼看见父亲马玉泉、舅公温志学、二姑爹杨守林和许多人一起,被闯进难民区的日军用绳子捆绑着押上卡车,从此再无音讯。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右上:管光镜打理自家的小菜园;左上:护工推着管光镜在户外活动;左中:管光镜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左下:管光镜和女儿们在家中吃饭;下中:管光镜自家小院和女儿们合影;下右:管光镜和小女儿管盛琴交流(拼版照片,2016年5月4日摄)。 管光镜,1917年4月18日生。1937年农历十月二十七日,日军飞机轰炸南京溧水,他目睹一户姓孙的四代人全被日军炸死,多次目击日军在南京郊区屠杀当地无辜百姓。管光镜育有四女两男,现和小女儿住在一起。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吹口琴是程文英多年来的爱好;中下:程文英在家中卧室;左上:程文英在家中;左中:程文英在家中切瓜;左下:程文英展示遇难父亲的画像;右:18岁的程文英被保送上了苏北师范专科学校(翻拍照片)(拼版照片,2017年8月8日摄) 程文英,1936年1月8日生。1937年冬,程文英不到两岁。母亲说,当时父亲是勤杂工。日本人进入南京城时,她全家逃往江浦暂住。日本兵过江后,怀有身孕的母亲逃到附近水沟中躲藏,父亲看到住地起火想回家取物,途中被日本兵开枪杀害。程文英1960年成家,生育两子,毕业后分配到大厂中学做教师,后在南京科利华中学退休。2008年,丈夫因车祸意外离世,现与小儿子同住。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左上:李长富在家中躺椅上小憩;右上:李长富平日喜欢收听广播;右中,李长富在自家门前;右下:李长富在后院锻炼身体;下中:李长富在自家堂屋中;左下:李长富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拼版照片,2016年11月22日摄)。 李长富,1927年10月1日生。1937年冬,日军占领南京城后向六合进攻,他躲在家后院的地洞里躲过一劫,房屋被烧毁,曾目睹日军在村里烧杀抢掠。李长富育有三男三女,2010年老伴去世,现在独居。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陈德寿在自己家中读报;中下;陈德寿和老伴在家中合影;左上:9岁的陈德寿(右)与表兄弟合影(翻拍照片);左中:陈德寿和老伴在家中吃饭聊天;左下:陈德寿在家中;右上:陈德寿展示自制的日历天气表;右中:陈德寿和老伴在家中准备午饭;右下:陈德寿于2015年在日本名古屋做证言(翻拍照片)(拼版照片,2017年7月13日摄)。 陈德寿,1932年10月18日生。1937年冬,日军进城,一个日本兵手拿长枪闯进他家中,强奸姑妈陈宝珠未遂后,将她连刺6刀杀死。他父亲陈怀仁去街上救火时也被杀害。2014年、2015年,陈德寿曾赴日本证言。陈德寿育有一儿一女,现与老伴一起生活。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王义隆老人在家中;中下:王义隆(中)和大女儿王富香(左)、小女儿王进勤合影;左上:王义隆在家附近的秦淮河畔健身;左中:王义隆在厨房忙活;左下:王义隆展示当年被日军砍伤头部留下的刀疤;右上:王义隆在户外散步;右中:王义隆展示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右下:王义隆在家附近的秦淮河畔(拼版照片,2016年11月24日摄)。 王义隆,1923年6月4日生。1937年冬,王义隆的外公在防空洞里被日本人打死,表姐被日本人强奸。日本兵在难民区外卖抢来的大米,王义隆去买米时,被日本兵用指挥刀砍伤头部,至今留有清晰的伤疤。王义隆育有两男两女四个孩子,后在南京保温瓶厂做工人。1978年老伴去世,小儿子后也去世。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回忆往事中的仇秀英;中下:仇秀英在家中卧室;左上:仇秀英在家中逗鸟;左中:仇秀英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左下:仇秀英与大儿子李金诚(左)、小儿子李金士(右)、孙子李超(后)合影;右上:仇秀英在小区里散步(2017年9月29日摄)。右下:仇秀英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进行家祭(2016年12月4日摄)。 仇秀英,1930年5月3日生。日军进城后,仇秀英一家躲在家门口的地窨里避难。一天,母亲和哥哥出地窨寻找食物,遭遇四、五个日本兵,母亲被子弹打成重伤后身亡,哥哥被日军抓走。仇秀英现与小儿子一家常住。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金茂芝肖像;中下:金茂芝在阁楼喂养信鸽;右上:金茂芝在村里散步;右中:金茂芝在自己家中;右下:金茂芝(左)在院中与老伴、小女儿金秀琴合影;左上:金茂芝(左)在自建房施工现场与工人交流(2017年9月7日摄)。左中:金茂芝在自家院里晾晒床单(2017年12月5日摄)。左下: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名单墙上金茂芝父亲金兆坤的名字(2017年11月19日摄)。 金茂芝,1928年2月2日生。1937年冬,日军将包括他父亲在内的十几名男村民押到一处小水库边进行集体屠杀。父亲金兆坤在之前和日军争辩时被砍断胳膊。这一年的冬天,金茂芝多次目睹日军杀害无辜的中国百姓。金茂芝育有两男六女。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朱秀英讲述自己当年的经历;中下:朱秀英和二儿子杨二余合影;左上:朱秀英在家中;左中:腿脚不便的朱秀英只能依靠拐杖行走;左下:朱秀英在自己的卧室;右上:朱秀英在梳理白发;右中:朱秀英展示她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右下:朱秀英在窗前远眺(拼版照片,2017年10月11日摄)。 朱秀英,1928年11月6日生。1937年冬,日本兵进城时,母亲带着她躲在南京泥马巷一处房屋。日本兵破门而入,朱秀英往床底下钻的时候,被一个日本兵拎着,并拔出刺刀架在脖颈上,一个老奶奶跪下求情后,日本兵才把她放了。她的舅爷爷王洪富(音)被日军带走,再没回来。后来,9岁的朱秀英惨遭日军强奸。朱秀英育有两男三女,2017年3月老伴去世,现在的她和二儿子杨二余住在一起。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中上:马淑勤老人肖像;中下:腿脚不便的马淑勤只能靠拐杖车行动;左上:马淑勤在窗前眺望;左中:马淑勤在家中和宠物犬玩耍;左下:养子马立推着马淑勤在小区里散步;右上,马淑勤展示她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证;右中:倔强的马淑勤平时不愿被人搀扶;右下:马淑勤(中)和养子马立(左)、儿媳杜贞合影(拼版照片,2017年8月22日摄)。 马淑勤,1927年7月12日生。日军侵占南京前,她三姐、四姐、五姐去汉口避难,父母带着大姐、二姐、小妹和她被困南京。日军轰炸南京时,为了避难,他们搬迁到安全区内管家桥附近居住。她家伙计二栓子被日本人带走,从此再无音讯。表哥为了保护表嫂,被日军一枪打死。马淑勤终生未嫁,过继了妹妹的儿子当养子,现和养子一家居住。 2017年是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惨案,使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惨遭杀害,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难以抚平的伤痛和苦难记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是那段惨痛历史的“活证”。80年岁月流逝,目前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历史不因时间流逝而淡去。新华社记者历经多年,先后寻访近百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辑图成册,为史留证。 新华社记者韩瑜庆、李响、季春鹏 摄 来源:新华网 编辑:刘丽

相关评论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澳门金沙娱乐备用网址)
苏ICP备1245543280号